光伏上網電價會變動嗎?

2015-08-07 09:09:20 來源:

 
2011年,中國首次明確光伏上網標桿電價為1.15元/千瓦時;2012年以后則調整為1元/千瓦時;2013年8月份國家發改委明確了2014年起新的光伏電價制度,地面電站分1、0.95、0.9元、千瓦時,而分布式光伏的度電補貼為0.42元/千瓦時。兩年過去了,部分業內人士開始關注,光伏上網電價及分布式補貼何時會再次調整以及怎樣調整。2015年7月份中國光伏行業協會舉辦的2015年上半年光伏產業回顧與展望研討會中,水電水利規劃設計總院新能源部的秦瀟透露,相關工作正在進行,“光伏發電對補貼的需求程度很高,所以未來補貼機制變化可能與未來長期的電力體制改革以及電力市場化結合有關,這會影響投資積極性,現在還在研究中。”
2016年電價調整可能性不大
從過去兩次光伏電價調整的時間來看,一般都是年中發文、第二年開始執行。2015年已經過去了一半,目前還尚未有消息明年的上網電價會發生調整。為此,光伏們向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員時璟麗了解了相關情況。時璟麗作為專家組成員曾在2013年參與了光伏電價及補貼文件的研究編寫工作,“光伏的上網電價明年暫時不會調整了,我們現在實施的光伏上網電價是在每瓦造價10元的基礎上編制的,雖然現在系統成本已經下降到8元左右,但是有一些客觀因素制約著光伏發電成本的降低。”在時璟麗的調研中,土地、稅收、限電、貸款等諸多因素都或多或少影響了光伏電站投資的收益。
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原研究員王斯成同樣是2013年電價政策制定的參與者,提及電價調整的問題,他表示,“現在電站建設成本比2013年初確實要低,從這個角度看電價可能會調整,但國家能源局也沒有這么著急調,如補貼不到位、三角債、限電棄光等問題都影響了電站的收益。”
時璟麗從以往的情況分析了電價調整可能沒有那么快,“電價調整需要做很多研究工作,并且還要征求意見,給出幾個月的寬限期,今年還剩五個月時間,估計調整的可能性不大。”一位接近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司的人士透露,“電價調整不好說,最終還要看國家發改委價格司的意見。”光伏電價要做調整,需要國家發改委價格司的核準才能實施,同樣地方的度電補貼不僅要地方財政部門給出意見,也需要地方發改委價格司的許可。
據一位接近國家能源局的人士透露,該局相關部門負責人不希望明年調整電價。
電價下調的空間
在時璟麗看來,電價調節機制要依據成本以及合理的利潤來實施才能對行業起到推動作用。王斯成認為電價下調的空間已經存在,“前提是如果沒有棄光、沒有可再生能源補貼拖欠的情況,現在光伏產業的利潤都壓在終端了,像倒騰一個電站項目就有上千萬的獲利。但是如果現在的情況下,電價降低估計市場反應會非常大。”
下游電站的利潤空間確實已經非常大,僅從路條來看,一些路條少則每瓦0.2—0.3元/瓦,一些光照資源豐富的地區會超過0.6元/瓦。國家能源局此前出臺了相關禁止路條交易的文件,“對于不以自己為主投資開發為目的、而是以倒賣項目備案文件或非法轉讓牟取不當利益為目的的企業,各級能源主管部門應規定其在一定期限內不能作為投資主體開發光伏電站項目。”因此電站交易在逐漸傾向建成后的股權變更。由于項目權是稀缺資源,導致純粹的組件、逆變器、工程總承包的利潤在賬期、低價競標等多方面因素的影響下被大幅壓低。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秘書長王勃華透露,在調查了29家通過工信部規范條件的企業的2015年上半年業績發現,337.6億銷售收入中凈利潤只有6.8億人民幣,其中一線大企業盈利水平明顯改觀,中小企業仍處于盈虧線附近。這意味著組件和逆變器銷售加起來的利潤額甚至不如項目開發的利潤高。
 “行業都不希望降電價,現在好多電站都負債累累,”王斯成了解了一些企業后認為這種負面影響在向整個產業鏈擴散,“棄光限電只是一方面,可再生能源補貼拖欠很嚴重,導致電站業主給供應商押款,存在三角債的情況,以及融資難的困境,最后導致制造企業負債經營,組件和逆變器企業都通過做電站的方式來盈利。”
在國家能源局今年初發布的《2015年光伏發電建設實施方案》中,有以下內容:“鼓勵通過競爭性方式配置項目資源,選擇技術和經濟實力強的企業參與項目建設,促進光伏發電上網電價下降,對降低電價的地區和項目適度增加建設規模指標。”從目前光伏們掌握的情況來看,尚未有省級地區在選擇2015年電站項目時公開采用電價競標的方式。一位知情人士透露,“電價競標來爭取配額,不是說沒做,只是競標后沒有給國家省補貼,而是讓利給了地方政府。”據光伏們了解,有部分項目從度電補貼中讓利了一部分給地方政府。中民新能在寧夏獲得了數百兆瓦項目權,知情人透露,中民新能在項目落地期間曾向寧夏相關政府部門許諾,每度電的收益中讓利出幾分錢給寧夏自治區。光伏們向中民新能寧夏公司求證該說法,其負責人否認上述內容。但寧夏其他幾家項目業主向光伏們透露,中民新能向自寧夏讓利的說法在當地廣為流傳,甚至有一家企業試圖通過電價讓利的方式獲得項目權,但沒有獲批。光伏們同樣了解到,山路集團在內蒙興安盟扎賚特旗與當地政府簽署了一份讓利協議,在當地的一個新農村住宅屋頂及院落農作物上方建設分布式項目,每度電給地方政府讓利0.043元,以扶貧的名義。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司新能源處副處長邢翼騰在此前的一個會議上表示,國家能源局希望在部分省份推廣采取競爭性方式來規范下游市場。
從以上角度,如果外部環境良好,光伏電站的收益已經比較高了,存在電價下降的空間,“一些地區全部自有資金投資的項目回報率甚至高達15%,”時璟麗所在的研究所對光伏發電數據的研究每年都在按常規進行。
電價政策調整的可能影響
時璟麗表示,“如果電價下調后,電站全投資收益率能保證10—12%還是差不多的。”而其前提是可再生能源補貼能按時發放、限電比例下降。如果電價下調,電站開發商需要做好前期開發的功課,盡力選擇資源好、限電因素小的地區。光伏們了解了部分地區路條交易的價格,價格差異高達每瓦5毛錢,而價格與項目的資源、客觀因素狀況有直接的關系。
在王斯成看來,電價沒有著急進行調整,也給領跑者計劃的現金產品留出空間,鼓勵符合領跑者計劃產品的推廣,“如果電價下調,對領跑者計劃會產生負面影響,現在的利潤空間能夠覆蓋住好產品的成本。”時璟麗認為,實施領跑者計劃示范項目的區域都是日照資源、土地狀況和并網條件等因素比較好的地區,限電風險也會小一些,“對領跑者計劃會好些,用更高效的產品實際上發電成本相差不大。”
如果光伏電價調低,意味著投資者需要找到新的增效空間,性價比高的優質組件、跟蹤系統、更穩定的逆變器等將會受到更密切的關注,或者投資者將從對裝機成本的關注轉移至對度電成本的重視。單晶組件近期頻受歡迎就是投資者對度電成本關注的一個反應,樂葉光伏、億晶光電等單晶組件供應商近期頻獲大單,而中環股份也在通過組件代工的形式進一步涉足到下游市場中,協鑫集團也在籌劃新的單晶產品規;圃。
對于中國政府所鼓勵的分布式項目,王斯成希望自發自用以外的余電上網那部分能夠按照標桿電價給予補貼,而不是當地脫硫電價加0.42元的補貼,“雖然補貼多了一點,但是分布式投資者就有了更大的動力,起碼項目有了保底收益,能明確計算出來。”時璟麗對此的建議為如果覺得自發自用不合適,選擇全部并網拿標桿電價。事實上,一些電站投資商在評估了自發自用部分如果風險過大后,更多的選擇了全部并網以按照當地光伏發電標桿電價的方式計算收益。分布式項目在面臨更多的風險因素情況下,如果0.42元/千瓦時的補貼再度降低,或將影響到投資者的積極性。
事實上,國家能源局也在鼓勵地方政府出臺地方補貼政策。目前看,地方補貼更多的集中在針對分布式項目上,部分補貼是針對地面光伏電站。
綜合來看,2016年光伏電價不出意外的話講不會進行調整,但至于2016年是否會出臺新的光伏上網電價政策并在2017年實施,時璟麗并未透露太多細節,其他受訪人士也無法給出準確的回答。
來自:光伏們  采編:馬海天

相關信息

分會介紹

最新信息

政策法規

行業知識

日本午夜福利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