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現棄風棄光不是技術問題 需加大改革力度

2016-11-09 12:13:05 來源:

中國是世界第一煤炭消費大國,煤炭使用是造成大氣污染的原因之一,同樣,煤炭消費與霧霾密度是高度重疊的。根據美國資源世界研究所做的一份研究,對比1850年和2011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中國是目前二氧化碳排放最顯著的國家。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與能源消費一直處于同步增長的狀態,能源系統中需求是變化的,總量是相對可預判的。如今,我們能源系統的主要矛盾已經開始轉化,從總量不足到結構問題突出,這便會影響到整個國民經濟的轉型發展。

1978年到2015年,我國一次能源消費總量不斷提高,但是在改革開放以來的近四十年時間里,我國能源結構幾乎沒有變化,特別是煤炭占一次能源消費中的比例,幾乎沒有什么大的變化。

改革開放之后,可以分成三個階段:1998年之前,我國的經濟發展對能源的需求是供應總量的要求,當時的主要矛盾是能源總量供應不足;從1998年到2006年,能源供應總量的需求跟結構矛盾已經出現了交叉;第三階段就是2006年至今,能源結構問題已經成為我們面臨的一個主要矛盾。

為解決這個問題,中國未來能源發展應該從三個方面做起:一是減少煤炭和石油消費量,從現在起每年減少一億噸煤炭消費,到2050年保證碧水藍天;二是盡可能快速地發展可再生能源,特別是風電和太陽能。任何一個能源產業從初期發展到成為主導能源,都需要二三十年,甚至三四十年的時間;三是當可再生能源滿足不了經濟增長需求時,可以用天然氣來彌補。

能源供應側和需求側改革是我國政府所說的宏觀經濟領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一個重要內容。能源供需兩側結構性改革就是宏觀經濟領域強調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供需兩側有共性結構問題也有個性結構問題,在改革過程中,供給側和需求側相互影響相互促進。電力系統在過去的發電模式中,供應側是相對穩定的,煤電等都是按照計劃發電,而現在的供應側由于風電、光伏等技術的加入,變成了一個波動的系統。與之對應,需求側一直都是波動的,需要通過調度讓供應側和需求側的負荷相匹配。

供應側和需求側的同時波動,對于新技術來說反而是新的機會。解決協調性問題的主觀因素是體制和機制,外在經濟發展水平以及資源稟賦程度的不同,都不是影響供需兩側改革的主要原因。

如今,我國環境問題持續惡化,PM2.5受到了越來越多的關注。經濟的發展使中國的老百姓有更多的精力去關注環境發展的問題。預測下我國的千人汽車保有量,假設我們的汽車保有量到2050年達到千人400輛,以13.8億為人口基數,那時的中國將有5億輛汽車。這個數字說明未來我國汽車需求量巨大,但是燃油汽車將不可能有更大的發展空間,電動汽車等新能源汽車將逐步取代燃油汽車。

2015年,我國的電力結構中火電占73%,如果發展越多的電動汽車,則消耗的煤電就越多。這種矛盾就要求需求側引領供給側改革,電力綠色革命就是能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必由之路。研究顯示,我們的能源消費總量在2050年要降到35億噸標準煤才能實現美麗中國碧水藍天的目標,而據預測,中國2050年一次能源需求總量基本上在6575億噸標準煤之間。如何把需求量降到35億噸標準煤的終端能源消費,那就是兩個措施,一是要在終端用能結構里不斷提高電氣化的比例;二是要進行能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發展可再生能源是實現化石能源替代的根本途徑。風能和太陽能是可再生能源的主力軍。我們以京津冀地區作為案例進行了分析,按現在的調度能力,京津冀區域的電網調度應該有600多萬千瓦的缺口,那么如果把內蒙古、京津冀這四個通道13條回路充分利用,現在還可以多接納1500萬千瓦的風電。此外,根據測算,到2020年,如果我們把京津冀的煤電用于調峰,把煤電機組靈活應用,以現有的電網基礎設施水平,再建設一些必要的配電網,僅京津冀加上內蒙古這個區域,就可以接納2.2億千瓦的風電裝機。

現在出現棄風棄光,不是技術問題,是體制、機制的問題和利益分配的問題。隨著電力體制改革的深入,電力市場化程度不斷提高,煤電機組調峰就應該配以相應的調峰價格,這樣便可以接納更多風電,促進技術創新和進步。

最后展望一下風電發展的未來?梢哉f,風電是實現綠色電力革命的主力軍。2016年到2017年,我國每年將增加風電裝機30003500萬千瓦;2018年到2019年,每年將新增裝機40004500萬千瓦;而到了2020年,我國要新增裝機5000萬千瓦。屆時,“十三五”末,我國的風電累計裝機容量將達到3億千瓦。

來源:亮報  采編:馬海天

相關信息

分會介紹

最新信息

政策法規

行業知識

日本午夜福利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