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不振降價潮涌 光伏業因疫情提前洗牌

2020-04-26 15:20:09 來源:

 

 

4月以來,隆基股份、通威股份等光伏產業鏈龍頭紛紛主動降價,涉及硅片、電池片等多個環節。業界普遍認為,受疫情影響,下游需求不確定性增加,光伏企業通過降價手段爭搶有限需求。市場一時憂心忡忡。

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近日采訪了多家產業鏈公司,涉及硅料、硅片、電池片及組件多個環節。與市場擔憂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產業從業者的心態更加樂觀。多位受訪人士反饋,行業實際上已預判到會迎來一輪降價,新冠肺炎疫情引發的需求下降讓降價過程來得更早,有利于行業整合重組及落后產能出清。疊加全球寬松貨幣政策的背景,不少受訪者認為,疫情結束后,光伏需求有可能迎來爆發性反彈。

記者注意到,多家上市公司已披露2020年一季報或一季度業績預告,行業分化的趨勢已經顯現。一位組件廠商的人士就向記者指出,在光伏的不同環節,龍頭企業都要優于中小型企業,相關輔材的龍頭企業也與競爭對手拉開了差距。言下之意,疫情帶來的行業洗牌已經開始,而一、二季度的業績將成為辨別公司質量的重要試金石。

 

疫情之下“還有希望”

除了此次疫情外,光伏行業近年還遭遇過一次大的需求萎縮。2018531日,發改委、財政部等聯合下發《關于2018年光伏發電有關事項的通知》。文件要求暫停下發2018年普通光伏電站指標,各地在國家發文啟動普通地面電站之前不得安排需國家補貼的普通地面電站。

在“531”新政影響下,光伏需求端的預期影響是接近50%的裝機市場直接歸零,這也直接引發了光伏板塊股票一輪近50%的深度調整,板塊內公司調整的持續周期達到2.54個月,產業鏈價格在隨后的12個月也發生了近25%的調整。

疫情發生以來,市場對今年國內裝機的預期也曾有波動,但由于國內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且今年的競價工作尚未結束,國內光伏市場預期在下半年啟動,這使市場對需求擾動的關注方向從國內轉向海外。

一家覆蓋產業鏈中上游環節的龍頭上市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疫情在海外的蔓延對光伏需求有一定影響,其中,地面集中式電站的情況略好一些,因為其開工時間的調節余地比較大,而分布式項目訂單有一些延后,暫時不會很快地進入安裝和施工階段。

疫情引發的悲觀需求預期已在光伏公司股價上有所反應。目前,光伏板塊龍頭已觸發一輪39%~44%的調整,產業鏈各環節的價格也從年初至今下調了約5%10%。

對于“531”新政及疫情對行業影響有何異同,一家組件出貨量排名前三的公司人士告訴記者,從市場需求驟?赡苄钥,兩者有一定相似性,但疫情對需求的沖擊小于“531”新政。“‘531’徹底改變了光伏市場的結構,集中沖擊國內市場,直接造成國內市場連續兩年的大幅萎縮;當前的疫情雖然會導致生產經營出現減緩或停滯,但項目真正因此取消或需求萎縮的情況并不多見。

如其所說,光伏市場的結構在這兩年變化尤為明顯。2019年,中國光伏組件產量達98.6GW,但當年的國內新增光伏并網裝機容量僅為30.1GW,全球70%以上的新增裝機來自于海外市場。

一家硅片龍頭公司向記者表示,“531”定調降補貼,很多企業的現金流沒法支撐其在當時實現平價,一定會被淘汰;但對于疫情,行業的共識很明顯——只要挺一挺,熬過這幾個月一定會好起來。

 

揭秘產業鏈降價邏輯

近期,光伏產業鏈密集降價。417日,隆基股份公示單晶PM6硅片價格從3.26元跌至2.92元,降幅10.4%;單晶P158.75硅片價格從3.17元降至2.83元,降幅10.7%。這是隆基股份4月以來的第三次調價。此外,通威股份也在418日下調了單多晶硅電池價格。其中,單晶PERC電池單/雙面158.750.94/W降至0.80/W。

PV InfoLink最新數據顯示,多晶硅料價格降幅區間為2.6%4.9%,硅片的降幅區間為8.5%10.8%,電池片降幅為3.7%6.7%,組件的降幅為0.6%1.4%。

“最近一周多,從硅料、硅片到電池片、組件都有一定程度的降價,現在大環境不太好,部分市場需求萎縮,行業龍頭主導降價是希望借此擴大市場份額,提高行業集中度。”在上述組件廠商人士看來,近期密集的降價行為“很正常”。

上述上游廠商人士進一步向證券時報記者指出,受疫情影響需求降幅比較大,裝機熱情度不高,產業鏈降價就是為了給電站運營商讓出利潤,刺激下游需求。

記者注意到,在當前的產業鏈集體降價中,組件環節的降幅相對較低。PV InfoLink數據顯示,近期國內單晶PERC組件價格在每瓦1.61.65元之間,下半年交貨的組件也開始出現低于1.6元的報價,下半年交貨的海外組件價格隨之走跌至每瓦0.1980.21美元。

個中原因與產業彈性及訂單周期有關。記者采訪了解到,上游硅片、電池環節對應十幾家下游廠商,從下單到結算周期非常短,有的訂單甚至在交割時才商量定價,導致價格波動較大,而組件訂單周期一般是36個月,并執行鎖價,其價格波動相對較小。

根據上述組件廠商人士反饋,目前組件環節的降價會主要體現在今年三、四季度的成交價格上,降價的影響基本不會體現在相關公司一、二季度的財報上。但是,他也提到,今年三、四季度的情況可能會更復雜,下游客戶不會提前這么早下單,而是選擇觀望久一點。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需求不振及頻繁降價,行業內多次傳出企業庫存堆積的消息。不過,從前述組件廠商反饋看,公司目前仍處于滿產狀態。“公司現在的訂單執行情況是正常的,庫存也處在正常水平,沒有形成積壓。”據其判斷,在終端需求不確定的情況下,組件廠商向上游發出的訂單會有所減緩,電池片和硅片環節可能有部分廠商面臨庫存壓力。

一個頗為不尋常的情況是,在頭部廠商理解中,這一輪的降價可能并非壞事。“不管是硅料還是電池片環節,都會進行新一輪的洗牌,現在的落后產能還比較多,集中度不高,降價過程是早晚要經歷的,而且早經歷比晚經歷要好。”

上述上游廠商人士告訴記者,一旦二三線產能規模擴張起來,整個行業再去進行重組或格局轉換所付出的成本及代價就太高了,而且還不一定達到行業出清的效果。“疫情確實是一個非常不好的事情,但也給行業重塑整合及落后產能出清帶來了機會。”

“去年光伏行業盈利比較好,行業已經預見到,未來將通過一輪降價進一步提高行業集中度,疫情的出現可能加速了這個進程。比如在硅片環節,隆基股份維持了多年的高利潤,降價可能是為了擠壓新進入的產能以及后續還想進入的。”上述組件廠商人士說。

 

國內需求預期好于海外

A股光伏板塊近期大幅走低,這已經反映出市場的悲觀預期。但是,在與多家產業鏈龍頭公司交流過程中,證券時報記者的一個明顯感受是,產業要比資本更加樂觀。

例如,上述硅片公司人士就向記者表示,現在各國都在實施寬松的貨幣政策,從電站建設者角度看,融資成本更低,收益率更高,可能會刺激一部分市場需求。

產業鏈的反饋顯示,國內光伏行業之所以遲遲未能實現平價,主要是因為組件之外的非技術成本偏高,包括財務費用、土地費用和接入并網的隱形費用等,其中,財務費用占大頭。記者從兩家電站投資企業了解到的數據均顯示,貸款大概能占到電站建設投入的七成以上。

不少從業人士向記者提到,疫情過后,光伏市場可能迎來爆發性的需求反彈。但是,比照消費情況看,此前有不少觀點預測,復工復產后,國內消費可能迎來“報復性反彈”,然而,消費的“報復性反彈”并未如約而至。那么,預期中的光伏爆發性反彈又成色幾何?

上述組件廠商人士認為,兩個基本面因素決定了光伏本身的需求較為穩定。一是光伏下游面向電力市場,需求彈性比快消或服務行業低,即使面臨經濟下滑,電力需求萎縮的比例相對較;二是除非油價長期低迷,不然光伏在所有發電技術中非常具有競爭力。“產業鏈預見到的需求反彈,更多是考慮疫情結束后的經濟刺激因素,光伏電站的金融屬性較強,且光伏建設容易承接更多資金,各國政府如果想快速拉動經濟產值,特別是借機改變本國能源結構的話,這將是一個好機會。”

從國內及海外需求看,產業鏈廠商普遍預測較為樂觀,認為國內今年新增裝機有望達40GW左右。由于2019年的基數較低,該預測值的增幅超過30%。一家廠商就表示,由于隔離時間要求,公司華東生產基地在2月受到一定影響,但復工后生產經營比較正常。

相比之下,海外情況更加復雜。一方面,部分歐洲國家已陸續放松封閉措施,西班牙413日起已恢復光伏電站建設;另一方面,巴西正無限期推遲一系列光伏項目招標,印度的光伏產業也因公共衛生壓力遭遇重創。

“海外市場需求現階段還不好定量地去預測。專業機構年初的預測是,今年全球新增裝機約140GW,目前預測已向下調整了1020GW。上述覆蓋中上游產業鏈的龍頭公司人士向記者說。在全球預測下調的情況下,國內裝機的增長勢必意味著國外裝機更大幅度的下調。

423日下午,隆基股份召開業績說明會。公司董事長鐘寶申表示,基于疫情發展,公司將更加側重國內市場,提高國內市場占比。

鐘寶申介紹,目前,美歐日韓地區的疫情總體是受控的,疫情對這些地區的業務總量影響不會特別大,但其他新興地區今年的風險相對會比較大,原因是在疫情影響下,這些國家的貨幣匯率不穩定,進而影響到當地光伏市場的發展。

 

現金流重要性凸顯

去年以來,光伏行業的一個關鍵詞就是擴產,特別是對于龍頭企業,擴產的邏輯就是要用優勢產能將落后產能擠出市場。今年初,通威股份、隆基股份、晶澳科技等多家龍頭企業宣布擴產計劃。

“疫情期間對現金流的要求肯定是比平時高一些,但目前我們覺得問題不大。”一家上游頭部廠商人士向記者表示,公司的第二主業周轉快,收入穩定,能夠提供很好的現金流,光伏制造端一直以來不允許有應收賬款,“如果我們開始虧現金了,行業內基本就沒有誰能熬過來。”

該人士認為,疫情期間,光伏企業要拼成本、拼綜合競爭力,只要熬過去,市場是怎么下去的,還會怎么回來。此外,受訪的硅片企業表示,與國內企業更看重毛利率不同,公司本身一直十分重視現金流;組件企業也表示,目前公司現金儲備較高,資產流轉速度較快。

從歷史經驗看,光伏行業每一輪需求端的恐慌,都會引發產業鏈價格的調整以及行業內所有公司盈利能力的下滑。其中,中小企業由于現金流相對脆弱且研發能力相對缺失,隨著行業的調整有可能會遭遇永久性的退出。

近期,多家A股光伏公司披露了2019年報及2020年一季報,從業績表現看,行業分化的勢頭已經顯現。隆基股份一季度完成營業收入86億元,實現凈利潤18.6億元,分別增長50.6%204.9%,但公司當季的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由正轉負,為-5.36億元。

晶澳科技業績預告顯示,公司一季度業績同向上升,實現凈利潤2.5億~3億元,增長189%247%。公司解釋,一季度國際市場開拓力度加大,出貨量同比增加,同時,公司不斷加強成本管控,毛利率提高。

通威股份一季度實現營收78.2億元,同比增長26.85%,但凈利潤減少近三成。證券時報記者了解到,通威股份凈利潤下降的原因主要是受到電池片環節降價的影響,去年同期,電池片價格處于高位,單瓦盈利在0.2元以上。伴隨降價,單瓦盈利性已較去年降低。

有電池片廠商向記者反饋,雖然電池片的成本也在下降,但成本下降的幅度遠低于價格下降的幅度,這是令行業擔憂的一點。

協鑫集成一季度業績預告顯示虧損1.2億元~1.5億元,公司解釋,受疫情影響,公司上游供應商復工時間普遍延遲,交通運輸受限,原材料價格及物流成本上升,客戶訂單交付受阻。海外市場需求隨著海外疫情的爆發,一季度出現一定幅度的延遲和削減。

中來股份的業績預告也顯示,公司一季度虧損1700萬~2200萬元,凈利同比下降161%179%。公司稱,由于國內電站項目無法按期開工,部分背膜及組件訂單出貨受到影響;同時,部分原輔料短缺,造成制造成本偏高。

“從不同環節來看,龍頭企業都要優于中小型企業,這個趨勢比較明顯了,相關輔材的龍頭企業也跟競爭對手拉開了一定差距,如光伏玻璃、膠膜、逆變器等。”一位受訪的從業人士向記者表示,在他看來,疫情之下行業洗牌已經開始,一、二季度的業績將成為辨別公司質量的重要試金石。

來自:證券時報

相關信息

分會介紹

最新信息

政策法規

行業知識

日本午夜福利片在线观看